长郅启真

原名 你比阳光更温柔
*本命梅长苏萧景琰/靖苏靖不拆可逆。他们永远是我心中最好的人。
*凯歌双担,不偏不倚。
*priest女孩!
*虐向爱好者。喜欢《撒野》是个例外。

从某种角度分析一下,在这两年之内萧景琰对梅长苏做的几件事情,是否有错。欢迎大家提出不同看法。

 

首先说结论:萧景琰的做法是没有毁掉自己人设的,这是他在此情此景下做出的符合情理的事情,在我看来没有可指责的地方。至于能不能做的更好,能不能有更好的解决办法,不在这个讨论范围内。

 

Warning:作为靖苏党亲妈,在我心里萧景琰和梅长苏的地位没有一丝丝高下之分,我对两个人同样喜爱,保证不偏不倚。如果有问题,也是因为我个人对事情的主观看法有偏向,也绝对不会是我站在一个有任何一丝丝偏见的情况下做出的分析。

 

首先,我们先提出一个基本的公理——在我们客观分析事情的时候,道理是凌驾于感情之上的。且读者和观众是上帝视角,而身临其中的人不是。且此处仅评判行为的对与错,而不判断他有没有更好的做法,因为这对于身在其中的人是不公平的。

 

我们来一件件分析在夺嫡的这两年之内萧景琰对梅长苏最被诟病的两件事。


1. 情丝绕之事中萧景琰对梅长苏的误解

 

这件事发生的时候,按剧里的时间线来看,发生十二年后,发生在萧景琰和梅长苏第二次见面之后。从萧景琰的角度来讲,这时候他的已知信息有两点:

  1. 梅长苏对这件事是知情的,但不知道他知道多少。

  2. 誉王对这件事也是知情的。

  3. 是苏先生通知蒙挚来告诉他郡主有难的。

这件事的结果是,太子越贵妃失势,誉王获利最大,靖王对霓凰有恩。

此时客观的事实是:1. 梅长苏麒麟才子之名名扬天下,他是谋士身份。2. 梅长苏和太子誉王表面上都有交情。3. 梅长苏现在认他为主君,是他的谋士。

 

这个时候的萧景琰对梅长苏是怎样看法呢?客观来讲,如果我是萧景琰,我对他是没有办法信任的。一方面相识时间太短,无法认识到对方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另一方面他是一个自己找上门的谋士,且提供的愿意投入自己门下的理由并不够充分,让人无法信服;第三他对谋士本身有非常大的偏见,打心底厌恶这样的人,认为这样的人为了获利可以不择手段。

 

那么这时候,他基于以上能得出的结论是什么呢?梅长苏是知道霓凰会遭遇危险的,而霓凰还是遭遇险境,那么要么是梅长苏知道的信息有限,要么是他故意给萧景琰创造一个施恩于郡主的机会,以收获穆王府的支持。而誉王也对这件事情知情,他的信息来源未知,但有可能是梅长苏。且此时郡主说过一句话:“誉王是抢功不错,可也替靖王挡了灾。”那么在听到这句话时,他能想到的这件事最大的可能是——梅长苏为了让靖王对霓凰郡主有恩而故意知道这件事却不报给郡主早做防范而将郡主置于危险之中,且他将这件事告诉给誉王,结果是誉王既替他挡了灾,又获利最大,即靖王和誉王在这件事上都获利,唯一损失的是郡主的安危。且此时,至少在表面上,郡主和梅长苏是交好的。

 

在这样的合情合理的推测之下,他去找梅长苏对质,并告诉他这件事触犯了我的底线,你不能再干,有任何不对的地方吗?

 

 

2. 救卫峥事件

 

在救卫峥事件中,他被大家评价最大的过失是与梅长苏割铃断义,并使梅长苏跪在了他的面前。

 依旧以萧景琰的视角来分析。

 此时他的已知信息是:

  1. 母妃被困宫中,曾找过苏先生求救,被苏先生以不会发生什么大事儿还会引起皇帝怜惜的理由拒绝。

  2. 卫峥被捕,梅长苏选择不救。

 

首先这两件事在他看来都是事实。母妃的事情有证人证言,在没有其他证据存在,且母妃确实欲言又止的情况下他是不会怀疑这话的真实性的。第二件事更是他亲自确认过的。那么此时,母妃的事情和霓凰的事情极其相似,都是他不能接受的,且这件事他已经明确警告过梅长苏不能再做,这已经是第二次。

 

他在此时不相信梅长苏,没有不合理之处。

 

萧景琰是一个非常耿直的人,黑白分明,在他心里,毫无疑问,事实是大于情感的,理性是凌驾于感情之上的。对错就是对错,这件事情你做错了就是错了,和我们关系如何无关。

 

那么在此刻,以萧景琰的认知来看,梅长苏绝对是做错了的,且有实锤,不是怀疑。

 

那么如果他不这么看待梅长苏,合理吗?

 

不合理,因为他让他对梅长苏的感情凌驾在了事实之上,这是不符合他做人的原则的。

 

也就是说,因为他是一个有坚守、有信条、坚持是非对错不能因为感情而模糊的人,才会这么做。也就是说,他不这么做,就不是这样一个人。

 

再来看,他的诉求是什么?

救卫峥。

理由是什么?

卫峥是有冤屈的赤焰旧人,且是林殊的副将。

那么救他,一方面是因为他有冤屈,如果明知他有怨还放任他被杀,违背了他做人的原则;另一方面是因为他是赤焰旧人,他们有军中情义,且有卫峥才能了解到当年的一些真相。

 

他要救卫峥,无论从情从理,都是他符合他性格和原则的。因为他是一个黑白分明的人,因为他是一个有情有义的人,才必须要这样做,且哪怕失去自己的前途,甚至牵连自己、母亲、靖王府诸人的性命,他也在所不惜。

 

至于梅长苏会选择跪下来劝他,并不是他故意,让梅长苏在冰天雪地里受冻,也不是他有意。只是因为梅长苏在乎他,为了他的利益可以不计较自己,这是梅长苏的情义,而不是萧景琰的过错。

 

再来看看他在割铃断义的整个过程里做了什么。

 

在他和梅长苏见面的时候,他心中已经对梅长苏有了我们所知道的误会,是不相信梅长苏,且是带着气的,因为他又一次违背了自己所强调过的原则。

 

此时他给了梅长苏表明自己看法的机会,完完整整地听梅长苏表达完自己的观点,这说明,而不是以自己的主观想法妄加猜测,他并没有因为自己的偏见对梅长苏大肆指责。且他所说的每一个字,并没有丝毫的夸大事实。

 

“我曾经竟然以为,苏先生会是个与众不同的谋士,没想到此时才看清楚,你也是动辄言利,眼中没有天性和良知的人,我若是依从先生之意,割舍掉心中所有的道义人情,一心只图夺大位,那我当初夺位的初衷又是什么?一旦我真的成了那般,无情到令人齿寒的人,难道先生就不担心,我将来为了其他利益,也将你扶助我的情义抛诸脑后吗?事到如今,你既不愿援手,我也无话可说,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我萧景琰今后何去何从,就不劳梅宗主费心了。”

第一句话表明,他不是对梅长苏一直持有偏见,不是不知道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而“动辄言利”,是基于梅长苏分析他救卫峥有百害而无一利故应君子不为。“眼中没有天性和良知”,“天性”是说静妃,“良知”则是卫峥。后几句表明自己的态度,在我心中,这件事无论为情义还是为道义,我都不能视而不见不是援手,这是我的坚持。最后一句很明白,我和你要断交,就是因为我们“道不同不相为谋”,我萧景琰,只和自己三观相同的人同行。

 

真是有理有据,找不到一点破绽。(而我已经想哭了


 

我是一个靖苏亲妈,太亲妈了,舍不得谁受一点伤害。也看不得他们吵架,经常看文看到他们吵架时心会生理性的抽痛。

 

但是因为以上这些让我心痛的分析,我发觉我更爱这两个人,更珍视他们的情义了。

因为CP之前,他们首先是两个足够优秀的人。

 

萧景琰以上的所有行为,无一是对梅长苏插刀。他疼,我也疼。可是如果可以重来,梅长苏大概也宁愿萧景琰再对他捅上几刀,也不要失掉自己的原则,放弃自己的坚持。因为他们本就是一样的人。

 

所以靖苏之间的虐,很多来源于他们关系的错位。萧景琰和林殊都是彼此最重要的人,为了对方把自己搭进去也毫不犹豫,可梅长苏只是萧景琰的谋士,先是君臣再是朋友,甚至萧景琰连梅长苏选他的真正原因都不能确定。关系的错位带来信任的不对等,所以梅长苏能对萧景琰付出的,萧景琰给不了梅长苏。


评论(39)
热度(30)

© 长郅启真 | Powered by LOFTER